[ClickWUZO] 從艦これ看太平洋戰爭 - 2015年最重份量閃光彈,萩風與嵐的東京(?)愛情故事!

本篇旨在介紹萩風與嵐的悠悠哉哉百合生活,請不要對內文的精采程度抱有過多的期待,對了,下一篇是鹿島。






角色形象:艦隊最佳情侶

這次活動,實話說來最吸引我的既不是那艘「看樣子又被要帶壞」的德製大鳳,也不是利用超能力將自己灌水成乳牛的友利o緒,而是這兩艘看似普普通通,實則威力無窮的驅逐艦CP。

頂著一頭紅髮的嵐是第四驅逐隊的隊長,從外貌上來看便可讀取出「開朗笨蛋」、「主角氣場」這兩樣濫大街的屬性,其應用之廣泛大概僅次於穩定生產傲嬌女的金髮雙馬尾,目前已進入了定期量產化的階段。

設計者為了凸顯嵐的角色風格,特地為她置入了一種在學界被稱為「オレっ娘」的萌屬性。由於像是「俺」、「僕」等第一人稱在日本是給男人用的,擁有這些口癖的女角色,多半在性格上比較男性化與中二。男性化的特徵是嵐這個角色的基本特質,只不過她在培養這種特質的同時,也留下了許多像是女孩子的地方,如害怕夜晚跟給提督躺膝枕,這樣的矛盾與衝突感,即是該類角色的魅力所在。


據說川內型「裡面的人」在中學時代是以「僕」來自稱的,成為了本人日後時常自己講出來給別人婊的黑歷史。


相對於嵐那股有點開朗過頭的角色氛圍,萩風給人的感覺就如同為森林與鳥獸所圍繞的山泉水一般,有股令人舒緩平靜的性靈之美以及礦物質。而就報時的對談內容看來,萩風這個角色在行為上是屬於比較早熟的類型,妥妥坐穩四驅第一女子力的寶座。加上那有點能登、卻又不會太能登(?)的嗓音,則更強調了她早熟、溫和、易病嬌的形象。

我百合神教盛行以來,世人只知自古紅藍出CP,卻未必曉得偽男生與女子力高的女孩子,亦是天作之合。

萩風與嵐除了性格上有著明顯的互補性之外,於各地戰場更是出雙入對,關係就好比又黏又甜的太妃糖,就連沉船的時間也正好是同年、同月、又同日。倘若將「命名日」取巧地視為兩人的出生日的話,這兩姊妹非但「同年同月同日死」,甚至也能算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假如世上真有一條象徵命運的紅線,大概得用上龜甲縛的綁法才能造就如此難得的緣份吧!

所以下個月聖誕節出門蹓躂的時候,要是不小心撞見她倆掛著同條圍巾在街上晃悠,可別覺得意外,那不過只是正常能量♀釋放。

以報時的內容而言,萩風似乎時常對嵐說教。這其實也不難理解,玩過猜拳嗎?布總能贏石頭的吧?



 角色故事:嵐與萩風的那些事

同個算命師取的名字

本段開頭首先要提到一個哀傷的故事

,又名阿拉希這個名字雖然夠俗又好記,但在實際應用上卻出現了一點差錯,簡單來說它與江風在24驅的同事――驅逐艦山風撞名了。

平常咱們橫著寫感受並不深刻,但若是縱著寫,「山風」這兩個字就會妥妥地變身成「嵐」,就連一點微和感也不會有,她們聯手在部份書面報告與信件中產生了微妙的混淆作用

萩風:「嵐,這信是妳寫的?今天的字跡比以前好看很多哦。」
嵐:「啥?我沒寫信啊?」
萩風:「咦?」

除了嵐與山風之外,第六天使隊的雷電姊妹偶爾也會出現類似的問題畢竟上個世紀的人沒有那麼多本子能加強艦娘識別度,再說有時候就算你明明都有印象好了,只要放在一起就是會搞錯,不信的話來試試下面這份超炫的新番考古題


在此順便感謝一下製作組沒把嵐設計成紅髮傲嬌,否則大夥的期中考難度又要增加了。


真の四水戦ポーズ?

「馬麻真の四水戦ポーズ是什麼
「那是馬麻以前在當偶像的時候和朋友拍的哦,怎麼樣?馬麻是不是很可愛
「哈哈〜馬麻妳這個姿勢好醜喔
「.....................

那珂,33歲,被自己的女兒質疑了品味

要理解這個問題首先得很無聊地來考究一下編成嵐、萩風、舞風、野分等同屬第四驅逐隊,開戰之初同屬那珂醬的第四水雷戰隊,理論上全是「四水戰POSE」的潛在受災戶畢竟最近競爭對手μ's都上了紅白那珂醬不努力一點可不行呢

然而事實上,那珂與嵐、荻風這兩艘船的緣份很淺,淺到幾乎沒有共同作戰過的經歷

這是因為在戰爭開打後沒多久,第二艦隊便以欠小妹幫金剛搬茶具為由,將四驅從四水戰帳下整支抽調過來,那珂醬也就因此失去和她們裝熟套近的機會,隨那珂又因為自己老馬而在聖誕島被打成長期病號等到她出院、回歸前線作戰的時候,差不多也到了嵐與荻風沈船的日子,合理判斷那珂跟她們兩個其實不太熟。至於野分和舞風,倒是真的跟復出後的那珂醬有過一起行動的紀錄。

不過以那珂醬厚度超絕UP的臉皮看來,熟不熟似乎也不太打緊,所以妳們兩個還是認命吧


嵐是中途島的戰犯?

關於這件事呢,目前主要有兩種說法。

其一是戰犯論。

根據美方的說法,當年他們在中途島的時候本來沒能找到赤城她們,是因為正好看到了追擊潛艦鸚鵡螺號的嵐,尾行之後才找到本隊的。

換句話說,假如嵐那時候沒被抓到,美國很可能就沒辦法在一個那麼好的時機給予日本打擊甚至可以說假如日軍閃過了那一波,正常發揮下的赤城等人也有著反過來將揍得美軍滿地找牙的可能性,故此種說法傾向將嵐指為戰犯A,需要被判處吃蔥抓餅不准加蛋的酷刑

其二是我家的孩子最乖論。

相對於美方說法,日方的紀錄則顯得充滿溫情友軍宣稱嵐在空襲前後一直都乖乖地跟在赤城身邊,絕對沒有早出晚歸或離家出走等情事。至於嵐去追鸚鵡螺號這檔事,則是發生在空襲前一個小時之前,換言之,嵐其實有著相當充份的「在場證明根本就是赤城在海上偷吃咖哩才會被找到的吧

無論你信仰的是「戰犯論」,還是「我家的孩子最乖論」,那其實都沒差,反正日本在這場海戰的失利因素多到可以寫論文,多這一條或少這一條我看也沒什麼差別。再說,我認為中途島海戰之所以吞敗的主要原因,其實是……


因為他們的吹雪不夠屌


萩風與嵐的夜晚恐懼症

1943年8月6日,這是個說來詭異的日子。

熱愛夜戰的日軍,在四艘驅逐艦對上六艘的情況下,連續沉沒三艘,並坐視敵人毫髮無傷地離開。除了一如往常金光罩頂的時雨之外,江風、嵐、萩風等人就如同無力的綿羊,來不及虛張聲勢就被啃得連骨頭也不剩。日本人過往很少對於夜晚有著如此強烈的疏離感,事實上並不是她們變得太弱,而是美國的技術與戰術水平進步如飛,這才讓我們瞧見了這般大人欺負小孩的情節。

經過如此慘烈的戰鬥,萩風與嵐會討厭夜戰,倒也能說得上是情有可原了。其實以日本夜戰中向來不算小的犧牲率而言,討厭夜戰的艦娘應遠比喜歡的要來得多當然,如果是滾床意義的夜戰的話,畢竟都是以「艘」為單位的花季少女,喜歡的人說不定意外地多?

鹿島:「?」

技術性黃腔就開到這裡為止。這場夜戰對於荻風與嵐而言,既可以說是她們「夜戰恐慌症」的病因,也可以說是兩人情誼深厚、穩定放閃的最好證明。你想想看,過去無論是感情多麼好的CP,要想建立像這樣「從搖籃到墳墓」一般的生死戀,除了她們之外實在沒幾對能夠做到。

你或許會納悶:「為何偏偏是她們?這兩艘船的經歷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就我看來,荻風與嵐的艦生和其他驅逐艦別無二致,都是在溝渠中仰望著星空的類型。她們之間或許存在著某些不可解的力量,出家人將之解釋為緣份,而我則傾向於將這兩人的命運解釋為一條紅線的兩端。

畢竟某位先賢曾說過,愛情之不可理解更甚於死亡



角色人際:與其他艦娘的關係

嵐――照月

這兩人的關係說來話長其一是在南太平洋海戰的時候,翔鶴破船後司令部需要移乘,提督本來是想拿新型艦照月當坐駕,卻一時之間找不到人,情急之餘只好先騎在嵐身上將就一下囉其二則是嵐在前往瓜島的輸送任務中,正好見證了照月的沉沒嵐在她沉沒前後還很有情有義地救援著,只是在美軍的干擾之下做得不是很成功

第四驅逐隊――赤城

第四驅逐隊在中途島海戰的時候,分別護衛著作為主力的四艘空母,其配置是嵐/赤城、萩風/加賀野分/飛龍、舞風/蒼龍。後來她們又共同處理掉了負傷過重的赤城,見證了日本海軍由盛轉衰的關鍵時刻

嵐――川內

相處時間最久的川內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