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WUZO] 少女與戰車劇場版附錄――西住姊妹愛情故事

"西住真穗,黑森峰的征服者、戰車道的梅西。她擁有優秀的血統、俾倪眾生的才能、豪邁的胸膛、及迷人的吊梢眼,如果說這樣完美的存在有著弱點,那也只會是她的妹妹。"

百合小說家逸見艾莉卡的這番感嘆,不禁令人想起當年,黑森峰與大洗之間那場匪夷所思的決戰……

真穗:我的妹妹騎在我身上,盡情地擺動著腰……
美穗:姊姊我明明是騎在戰車上,為什麼要撒謊呢





附錄:我要妹妹、不要冠軍

黑森峰什麼學校?全國大賽九連霸的宇宙隊。

西住真穗何許人?名門西住流本家入門大弟子,現役球王一般的存在。

這樣的豪門,這樣的隊長,為何會輸給一間半路出家、成員臨時湊、戰車靠拾荒的魚腩隊伍?西住美穗流(Miho - Style)太過IMBA只是表面因素,最大的問題還是隊長根本無心作戰,只顧著實現自己內心的「西住流」。

回想當年黑森峰與大洗的決戰,隊長坑隊友的地方可不只有一處。

開戰不久,黑森峰憑質量、數量優勢取得開門紅,訓練時數不超過一小時的食蟻獸隊怒繳學費,充份表現出王者的霸氣與風範。哼,要不是去年溪水暴漲,這冠軍直接送來九州得了,哪裡還有真理什麼事?

隨後畫風就開始不對勁了。軍神下令小妹們使出屁股冒煙忍者戰術,與黑森峰展開一段妳追我跑的浪漫競走。

對勝利十分飢渴的逸見艾莉卡同學見狀,打算下令全隊往那煙霧亂打一氣,沒準能拚個一發開罐。不料只見隊長眉頭深鎖,淡淡地說了句:「那是想浪費我們彈藥,別打。」



真穗:她們那是在吸引我們浪費彈藥,不要中計。


真穗隊長此言令愚蠢的艾莉卡醍醐灌頂,果然,西住流入門弟子的見識就是又高又遠,遠非艾莉卡這靠資歷替補上來的副隊長所能媲美。撲克臉、吊梢眼、大胸部,真穗隊長不但擁有西住流的血統與豐富的打炮經驗,就連作為女人的資本也屌打常人三條街。

艾莉卡心想,這樣優秀的隊長絕對不可能犯錯,軍令既出、絕不反悔!哪裡知道才沒過數分鐘,艾莉卡的臉就被打得和金正恩一樣腫……


真穗:全軍換榴彈、開火
艾莉卡:等下隊長,妳剛不是說不開火的嗎?這會兒煙不是更多嗎!
真穗:(剛剛有可能打到美穗醬,我怎麼能讓妳開火?)


果不其然,這些榴彈一發也沒中。

隊長擺出撲克臉看向艾莉卡,艾莉卡為自己無法領會隊長的深意感到羞愧,此時開火肯定另有目的,因為西住流不會犯錯。

而在數分鐘前,黑森峰瞧見大洗正用數輛坦克拖著一輛保時捷虎上坡。假如你數學跟我一樣好的話,就會知道大洗原本有八輛、被打爆一輛、眼前六輛、剩下還有一輛不在眼前,接著就會料到消失那輛肯定是躲了起來,將心中的警報拉成黃色狀態。不料九連霸豪門黑森峰竟沒想到這點,睿智的真穗隊長也懶得提醒她的臣民,於是兩輛坦克就這樣被爆了履帶。

但諸如這種無聊的小意外,並不會動搖到艾莉卡對大黑森峰與真穗隊長的信心……直到她們開始圍山。

真穗隊長與小夥伴來到山腳下的時候,發現軍神和炮友們已站定射擊位置。王者黑森峰不管那麼多,決定硬A上去,並找了一輛硬得要命的獵虎出來開路。大洗的炮火打不穿獵虎的裝甲,只能和牠相見歡。

艾莉卡深信可惡的前副隊長,此時此刻正如同當年在山上露營的馬稷,就等著被我大黑森峰殺到山難!

豈料剛剛漏掉的那輛烏龜車又來攪局,單槍匹馬將黑森峰的包圍網攪成屎渣,身經百戰的冠軍隊成員一個個自曝其短,散發出濃厚的菜味。

艾莉卡緊張地望向真穗隊長的旗車,過往當隊伍陷入危機的時候,她總會出面收拾人心、平息混亂,如同一盞引領眾生前行的明燈。然而……



艾莉卡:隊長妳是不是要指揮一下?
真穗:做為一個撲克臉角色,我一集講超過十句話就會起濕疹。
艾莉卡:……

真穗隊長以沉默代替指揮,萬籟俱寂,此時無聲勝有聲。

接著大洗從包圍網的右翼突圍,一輛沒少地奔往街道地區,儘管途中發生了兔子車卡在河裡的意外,但不要緊,那對於西住美穗流(Miho - Style)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問題,軍神還順便把跳遠的金氏世界紀錄給破了。Hala   Miho - Style!

進入街道後,大洗女子開啟副本模式讓鼠式翹起小白旗,真穗隊長與主力部隊姍姍來遲,除自帶BGM之外,還醞釀著一股濃烈的殺氣。

艾莉卡心想,這場比賽我們不論數量、還是質量都佔優,其實只要採用殲滅模式,穩穩地用兩輛換她一輛都贏。但真穗隊長可不這麼想,她認為只有擊倒敵方的旗車才有意義,眼裡除了妹妹的屁股之外啥都沒有。



真穗:妹妹開始放風箏了!快貼上去
艾莉卡:隊長我們這樣真的好嗎


為達到用冷臉貼熱屁股這個目標,真穗隊長義無反顧地跟著妹妹衝進暗巷,進入了毫無必要的一騎討模式,接著大爆冷門輸掉這場決賽。

賽後,如夢初醒的艾莉卡望著隊長滿足的微笑,不禁跟著一起笑了出來,接著為我們點出了這場決賽的重點:

“隊長其實什麼也沒想,就只顧追著妹妹的屁股跑,馬的!”


記者:真穗選手,有謠言說妳在決賽的時候放水,是否真有此事?
真穗:你們這群記者就像逐船的海鷗,總想著會有沙丁魚掉進海裡。
記者:什麼意思?大師請開釋。
真穗:我擺明就是個妹控,你們明知故問無非就是想從我嘴裡套話,然後搞個大新聞。現在你們得逞了,我可以走了嗎?
記者:謝大師賜藥


再來看看劇場版的情況。被妹妹親口任命為向日葵中隊長的真穗,與卡秋沙那種過度自信的心態絕異,很早就看出妹妹攻佔高地的計劃有可能反為敵方所制。

然而真穗明知山有虎,卻偏要連人帶車賠進去,至此我終於理解「西住流」的核心精神,就是愛!為所愛之人奉獻一切的勇氣!還記得那年在終南山腳下,妹控隊長與卡秋沙的對話嗎?那句話實際上可以這樣理解


信任與信仰是不一樣的。(我對我妹妹不只是信任,而是一種信仰

再瞧瞧那含情脈脈的眼神,以及兩人童年那段兩小無猜的日子:



如果說這還不算愛,我就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真穗:媽,妳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講?
志穗:沒什麼,我當年也是這樣追妳阿姨的



附錄中的小附錄:能幹的卡秋沙

對照起為了妹妹什麼都可以放棄的「西住流」,大洗與真理的準決賽更像是真正的決戰。

TV版,騎在政委肩上的卡秋沙先去向對手開群嘲,這招非常奏效,因為大洗開戰後沒多久就咬了真理送出去的爛餌,全體在開啟知波單模式之後,就被逼入一個可憐的小倉庫。只可惜真理蛋疼的命中率徹底將優勢葬送,西住軍神帶領小夥伴們再次突破包圍網,反過來擊毀了真理的旗車……話說大洗怎麼成天都在突圍?這癮頭得戒啊。

劇場版,真理所派去的四輛戰車在左路坑爹、戰術受制的情況下,一開戰沒多久就噴掉三輛,聽起來對戰局沒什麼貢獻,但你仔細看看這張表……




發現什麼了嗎?沒錯,不只是卡秋沙自己摸掉兩輛,政委殿後自殺的時候同樣也吃了二輛。假如你玩過戰車世界的話,就會知道這種臨時起意的玉石俱焚,通常只有玉會被燒掉。

這還沒完,看到艾莉卡頭上那兩輛了嗎?大學眼鏡妹那一輛其實是跟卡秋沙合作才打掉的,換句話說,卡秋沙同志趁大夥將注意力全放在Nishizumi–Shimada  Rivalry的時候,默默打出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績。

為表彰卡秋沙同志對無產階級人民的貢獻,總書記決定將真理的KV - 2贈送給繼續高校,以資鼓勵……

卡秋沙:等一下!為什麼卡秋沙立了大功還得把戰車送人啊!

總書記:同志,我們這裡講的是共產主義。妳都這麼厲害了,當然得把妳多出來的戰車送給窮到像乞丐的芬蘭人民囉!謝謝妳,能幹的卡秋沙同志!

米卡:卡秋沙。 琴魔撥動了一下琴弦。 KV - 2 ,是人生非要不可的東西嗎?



政委:別低頭!GDP會掉!別流淚!資本主義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