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WUZO] 從零開始開後宮,瞧瞧昴是如何利用「魔力」來救妹子!

惠惠的自我介紹中我們理解了什麼?就是得見人說人話、見雷姆說雷姆話,視對方需求來決定自我介紹的內容。接下來呢?我們該用什麼方式去滿足對方的需要呢?死了幾十輪的昴先生對此表示有話要說。


本文經過雷姆黨與EMT協會雙重認證,絕不內含任何獵奇與怠惰元素。






「魔力」是什麼?

故事主角們時有「這件事捨我其誰」或「如果不是我來做,就不可能會成功」的想法,假如他們不是中二病,那就肯定擁有一些「魔力」――這是我們在處理專案時所發現到的概念。

「魔力」是什麼?一言以蔽之,當自己擁有能夠幫助到對方,進而滿足對方需求的能力,我們就將它稱之為「魔力」。

這裡我毫不猶豫地再把惠惠拖出來鞭屍,在上一篇文章中,惠惠的自我介紹實際上已經介紹了自己的「魔力」,於是我們只好把它搬出來再複習一次:

“吾名惠惠,是擅長使用爆裂魔法的紅魔族魔法師,聽說過一擊熊嗎?那是一種相當凶殘的高等級魔物,不過那種東西都被紅魔族打著玩,就像是成堆的經驗值ATM。是的,我們紅魔族就是如此擅長使用魔法的族群,而我又是以學校成績第一名畢業,擅長的是各魔法系統中威力最大、但耗魔量大的爆裂魔法。狀態好的時候可以一擊將BOSS級怪物打成渣渣,成群結隊的怪物也可以。曾有過擊退上級惡魔的經驗,只是在施放魔法前後會比較虛弱,最好是有一個人能幫忙護衛。我的專長是爆裂魔法、興趣也是爆裂魔法,每天都勤於炸炸城堡要塞什麼的,練習時有人陪伴佳。”

也就是說,她的魔力就是「運用威力強大的爆裂魔法,將怪物轟成渣」,這個魔力能夠滿足別人的需求嗎?或許可以、或許不行。

假如今天隊伍的對手是機動要塞、高等惡魔這種對火力需求高的,惠惠就比阿克亞大人還要神上一百倍。反之,假如今天對手只是村莊旁邊的青蛙,或是會偷吸魔力的巫妖,那惠惠就只是個沒有胸部的吉祥物。所以,選擇「魔力」與自我介紹一樣,都必須考量到對方的需要是什麼。

實際上,選擇惠惠當例子是個很取巧的作法,因為她特點太明顯,絕大多數人的魔力都難有她的一半厲害。所以,我覺得必須找一個相對來說「比較有難度的例子」,介紹他用來解決需求的「魔力」是什麼。


最近惠惠的火力地位受到了嚴峻的挑戰,由於會捏到小說第十集,我不能告訴你。




從零開始尋找「魔力」之路


主角,最High的那種。

這位小兄弟是誰?他叫昴,又是一個從二十一世紀掉進異世界的高中生,我認為他的魔力是:「運用強大的情報能力將傷害降到最低」。先別吐槽我,讓我把話說完。

以惠惠的例子來說,魔力是為滿足需求而找出的手段,昴的需求是什麼呢?從故事發展脈絡可以看出,他在一到三章(我沒看小說,請不要捏我)就反覆做這一件事――「救人」。

換言之,我們這位心地善良的男主角的需求,就是去拯救有生命危險的「女」主角,比如說艾米莉亞、比如說雷姆、比如說菲利絲喵喵。這是的需求、動機,而他必須利用「魔力」去滿足它。

:你們別黨爭了我已經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男孩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想說這個悶騷男孩不就是會讀檔嗎?跟什麼「魔力」聽起來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但問題來了,今天一個人就算有那個能不斷復活、讀檔的外掛,就能保證他肯定會救到人嗎?或者該問一個本質上的問題,假如今天你有這個能力,就一定會拿去救艾米莉亞嗎?我肯定不會,我救完雷姆就想回鄉結婚了。


惠惠(白):你再說一次看看。

言歸正傳,我想傳達的是,光只有「死亡回歸」這項能力,並不能使昴成為美少女眼中的英雄,它必須與昴這個人結合起來思考才有意義,而這項能力帶給他的意義在於兩個字情報

昴由於可以不斷存檔、讀檔,擁有一般人所沒有的大量機會去取得情報,為應付需求,他必須將這些情報彙整成一套救人方案,從而達成「運用強大的情報能力將傷害降到最低(或根本沒有傷害)」這條魔力公式。

有時候,我們會發現昴並不是這麼瞭解自己,會採取不適合自己的方式來處理需求。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他在第三章和老爺爺練劍那段,這是一個CP值非常低的行為,因為身為現代人的他就算苦練個幾年,頂多就是拿個全國高中劍道冠軍的水平,對他現有的魔力幾乎沒有幫助。


哥練的不是劍,是挫折。


所以就當時需求的急迫性而言,昴不應該去鍛鍊劍術,而是應該去定位自己的角色,找到自己的「魔力」。至於我們該如何找到它呢?和自我介紹一樣,都得從瞭解自己開始:

外表
普通。
年齡
16歲左右
興趣
不太清楚。
專長
不太明顯,似乎沒有。
智力
有點笨。
戰鬥力
以異世界的標準來說非常低。
人際關係
剛來到異世界,幾乎沒有。
特殊能力
死亡回歸。(讀檔能力)

這是昴在故事序盤的情報整理,可以發現他派得上用場的地方並不多,有些可能有用的,也因為來到異世界而被抵銷。

然而他的外掛卻極其強大,同上所述,他可以透過外掛來取得大量的情報,所以他最有優勢的地方就在情報的掌握上,將需求與優勢進行串聯,就得到了「運用強大的情報能力將傷害降到最低」這個魔力,同時也是解決問題的最佳公式。

隨著經驗與歷練的增加,這個魔力理應被運用得更加嫻熟,能以更好的效率去解決問題,仔細觀察之後也可以發現,昴這個「運用強大的情報能力將傷害降到最低」的魔力,其實是處於成長的狀態。

為了應付難度逐漸上昇的需求,他先後拉攏了BUG劍聖、雷姆、劍鬼爺爺等強力夥伴,又在第三章後半段智商突然飆升(我得承認我不知道原因),運用交涉談判技能替艾米莉亞陣營找到需要的盟友。

所以在動畫版行將結束前,昴的情報實際上是這樣的:

外表
普通。
年齡
16歲左右
興趣
不太清楚。
專長
不太明顯,似乎沒有。
智力
變得有點聰明。
戰鬥力
以異世界的標準來說非常低。
人際關係
有了很多強力的夥伴。
特殊能力
死亡回歸。(讀檔能力)

表中藍字是昴更新後的情報,用小說寫作領域來說,就是「角色成長」。為了對應這個改變,我們只好把他的魔力變更為:「運用強大的情報能力與人際關係,將傷害降到最低」

透過這個例子,則可以發現「魔力」是可成長的,有其可塑性與增幅空間。

我認為《從零開始》這部小說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的主角不是萬能的,他所面對諸如艾米莉亞、雷姆等人的「生存需求」又時常有越變越難的趨勢。所以昴使他的魔力成長才能滿足需求,這與現實狀況還挺接近的。

因此對於昴這個人物來說,他所要思考的,應該是如何加強自己的魔力,具體的方式應該是加強人脈,以及提升交涉談判能力、彙整情報能力等智能項目。一旦他做到了,很多問題就能得到解決。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第一次有了想陪在身邊的男人,又有了想當好姊妹的對象。兩件快樂事情重合在一起。而這兩份快樂,又給我帶來更多的快樂。得到的,本該是像夢境一般幸福的時間……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魔力」與現實

回歸現實層面,我們一般人通常沒有外掛,通常也沒有非救不可的人,那魔力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它可以像惠惠一樣被用於自我介紹,但實際上,更重要的是透過尋找魔力這檔事來瞭解自己,依照自己需求來決定往後的人物配點。

而在探索的過程中,也不可避免遭遇以下五個問題:

1. 我是否瞭解自己?
2. 我是否瞭解別人眼中的自己?
3. 兩者之間是否有差別?
4. 誰對、誰錯,是融合還是捨棄?
5. 我的需求是什麼,該如何達到目標?

有時候,我們自己給予自己的特質,未必就真的符合實情。

假如我認為自己個性認真邏輯又好,應該一年寫個一百篇論文來震驚學術界,我認為我的魔力是「透過嚴謹的邏輯分析來進行論文寫作」

可我的教授並不那麼覺得,她第一次看到我寫的東西的時候,她說:「嘿,臭小子,你是想和我聊天嗎?」她認為我儘管寫作態度很認真,但字裡行間總會有一種奇怪的笑點,所以我應該滾去寫個搞笑小說之類的,而不是繼續和象牙塔摩擦生熱。

雙方的落差會造成設定「魔力」上的障礙,而這種落差從何而來呢?說來其實就是:別人眼中的你的特質,未必等同於你自己所想像的樣子。

那到底是我自己想得對,還是別人講得對呢?其實這並沒有一定的對錯,人類是很複雜的動物,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彼此矛盾的特質,我可能同時具備邏輯能力和搞笑能力,這沒有問題。

可是當一個需求擺在眼前時,尤其是一個迫切需求,如果我們想要去完成它,就勢必得去考量主觀與客觀之間的落差,找出更為真實的自己,將一些可資運用的特質合而為一,無法使用的則暫時切割,組織出一個可以處理需求的解決公式。

魔力的感覺或許抽象、命名或許中二,可實際上的概念卻不複雜,就是去思考自己去滿足對方需要的具體方針。最後祝各位都能像昴這個幸運色狼一樣,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去拯救屬於你的「艾米莉亞大人」。


當然你也有其他選擇,但不要告訴別人是我說的。





更多把惠惠做為犧牲品的文章:



WUZO Studio 企業發展規劃 品牌策略設計 商業模式整合 策略遊戲開發